做中国一流的智慧城市运营商——东蓝数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执行副总裁贾红阳访谈

发布日期:2014-10-14

     《商业伙伴》讯(记者 谢世诚)在过去八年间,东蓝数码的团队成功实施了北京奥运会城市运行指挥调度系统、北京市地下管线综合管理信息系统、北京市市级网格化平台系统、广州亚运会网格化管理及城市运行信息系统、中新天津生态城云计算信息资源中心、温州市城市数据交换平台及云计算信息资源中心、临海市城市数据交换平台及云计算信息资源中心等智慧城市相关系统,这些系统全部经受了大规模实战应用的考验。

      在参与智慧城市建设过程中,东蓝数码运营收入快速增长,年复合增长率超过30%,在2013年公司实现营收2亿多元,一支规模超过300人的智慧城市服务团队正在成长中。

      东蓝数码董事、执行副总裁贾红阳告诉记者,早在国内开始启动国家智慧城市试点之前,公司于2010年就已经确定了以城市信息化建设为重点的发展方向。东蓝数码最早涉足的领域是电子政务,在公安、交通、旅游、城管、能源等行业积累了丰富的信息化经验,为国内20多个省部级政府和超过200个地市级政府提供信息化服务。依托上述客户案例基础,公司尝试开展区域性的城市信息化整体外包服务业务,即为某个区域内的政府和公众提供所需要的一揽子信息化服务,由此,东蓝数码开启了智慧城市的探索之路。

科学理解智慧城市建设理念

      什么是智慧城市?对于这个问题,目前有着各种理解和诠释。在贾红阳看来,智慧城市从根本上来说是以智慧的手段来建设和运营城市,或者是带有智能化手段的城市基础设施的建设(地方政府更关注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如带有实时路况、智能提醒功能的公路,带有节能降耗功能的建筑,带有物联网实时安全监测的桥梁,带有安全监测功能的城市地下管网等。智慧城市建设将进一步加强政府管理能力,实现科学化决策支持,提高为民服务水平,并会显著带动本地产业特别是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同时会吸引和培养高科技人才,拉动本地消费,提升城市品味。贾红阳告诉记者,对三四线城市来说,高科技人才的引入显得更加重要,有了人才,高科技产业的发展才有支撑。

      为了更好地切入国内智慧城市建设,早在2012年初,东蓝数码与住建部科技司即开始深入沟通探讨,并派出了一批精通业务的公司骨干到住建部长期驻点,参与国家智慧城市试点的推进工作。在国内智慧城市试点推进过程中,东蓝数码也在不断总结经验教训,比如,东蓝数码认为在智慧城市建设中,相关企业要多从区域首脑(区长、市长或书记)的高度来分析研究一座城市应该如何实现智慧化地管理,要从体制机制等多个方面理顺关系以消除部门壁垒,消灭信息孤岛,实现信息共享。同时,自2012年初开始,东蓝数码协助住建部与北京市朝阳区、宁波市镇海区、河南省漯河市、广州番禺区、贵州省六盘水市等地进行多次沟通交流,将上述城市作为国家智慧城市试点的前期试点,为后来国家智慧城市试点城市的遴选与确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两批193家试点城市中,东蓝数码共参与了20余个国家智慧城市试点创建工作,这些试点城市分布在全国各地,有东部沿海地区,中西部城市,也有直辖市,如北京市的朝阳区,天津的中新生态城等。20多个试点的建设与运营,对东蓝数码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贾红阳强调,实际上东蓝数码并没有贪大求全,之所以选取这20多个城市,是因为这些城市先前已经与东蓝数码有了长期的IT项目合作,同时这些城市的管理者在信息化建设方面的理念也已达到了一定的高度。

智慧城市建设没有捷径

      “智慧城市建设是一项庞大而长期的工程,我相信将持续五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因此,各地要量力而行,循序渐进。”贾红阳认为,目前所有的智慧城市建设方案都是一种有益的探索,这种探索对未来的价值很大,有助于在未来实施的时候避免走弯路,但是智慧城市没有捷径可走。

      此前,国家有关部门曾经出台政策要求智慧城市的建设按照一定的框架、涉及数十项需求来实施,但是后来发现这样做不大现实,比如投资规模过大、各个城市信息化基础差别较大等。因此,住建部所推出的国家智慧城市试点任务分为必选、自选、创新三类,其中必选任务只要求三项内容,即:公共信息平台、公共数据库、地下管网,其他内容可以由各城市根据当地实际情况自行决定。而在2014年8月,住建部和科技部联合推出的第三批国家智慧城市试点的通知中,除原有试点外,还提出了专项试点,即允许试点城市根据自身发展的实际需求,只参与申报一项有特色的、对本地发展有重大影响的任务。

      “一城一策”

      智慧城市建设虽有共性内容,但对于智慧城市的内涵、发展模式以及实现路径,尚未形成完全统一的标准,加上各地实际情况不同,认识和需求也不一样,因此,没有可以完全通用的智慧城市解决方案。因此,要建设好智慧城市,一方面可以参考和借鉴其他城市部分内容和实施策略,另一方面必须脚踏实地,根据各地实际情况制定相应的解决方案。

      东蓝数码倡导“一城一策”的推进策略,智慧地开展城市的规划、投资、建设、管理、运行和服务,而“一城一策”要求智慧城市建设前必须先对每一个城市本身的信息化历史、现状和可能的未来有一个深入的了解和科学的判断,并形成一个有针对性的顶层设计。据了解,在此方面许多城市都给予了高度重视,比如湖北省武汉市、河南省洛阳市就分别安排了上千万的专项资金用于智慧城市顶层设计,东蓝数码参与的宁波市镇海区在智慧城市顶层设计的投资不少于200万元,北京市大兴区、广州市番禺区也针对智慧城市顶层设计安排了专项资金。

      智慧城市运营商

      贾红阳认为,对于某地区的智慧城市系统,应该有企业承担智慧城市运营商的角色。关于智慧城市运营商,早在2010年时东蓝数码就有这个定位,其原因在于自2003年起东蓝数码已开展的针对大型国有企业的ITO业务。

      贾红阳回忆了东蓝数码与中国石化镇海炼化合作的经历。2003年,双方合资成立了一家名为东海蓝帆的公司,东海蓝帆专注于为镇海炼化、大和氯碱、和邦化学等多家石油化工企业提供专业化的IT系统资询、设计、开发、集成、运维等服务。比如,以镇海炼化为例,镇海炼化已撤消了IT部门,将所有IT业务完全外包给了东海蓝帆,由东海蓝帆来为镇海炼化的IT系统提供完整的外包服务。通过这种外包服务,镇海炼化在减低IT成本的同时提高了生产效率,而东海蓝帆也取得了成功。

      在企业已证明成功的上述经验能否应用到政府呢?自2010年开始,东蓝数码就在积极探索,最终在2013年实现了突破,率先通过PPP模式整合社会资源参与智慧城市基础设施项目的投资与运营,在宁波市镇海区成立了立足于地方、与地方政府及本地合作伙伴共同投资设立的智慧城市运营公司,为镇海区的智慧城市建设与运营提供全方位的服务。2014年在广州市番禺区、宁波市鄞州区也成立了智慧城市运营公司,年内还将成立两家类似的公司,未来还将陆续成立10多家这样的公司。

      运营公司成立后,将负责智慧城市相关项目的投资与运营,所需资金由运营公司通过自用资金、银行贷款、产业投资基金等多种渠道解决,在资金到位后,智慧城市的建设由专业的IT公司或其他类型的公司来承接。建设完成后,由运营公司负责智慧城市系统的长期运营。在这种模式下,政府从运营公司购买的是智慧城市的服务,而不是系统,这与国家政策要求是相吻合的,相信这种模式逐渐会成为智慧城市建设与运营的主要模式。贾红阳介绍说,在当地成立智慧城市运营公司,与当地政府长期合作,共同发展,有利于智慧城市建设的成功,也有利于智慧城市的实际运行效果。

       合作与共赢

      智慧城市涵盖面非常广,各家企业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没有哪家企业能提供所有的解决方案和产品,所以优势企业之间的联手合作就显得非常有必要了。为确保智慧城市建设顺利开展,一批业内领先的软件及系统集成企业参与了智慧城市建设相关的联盟。联盟中的企业互相联合起来,取长补短,共同发展;并且可在一些城市设立子联盟,向这些城市推介引入大量的企业,更好地服务当地的智慧城市建设。作为住建部发起成立的国家智慧城市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副理事长单位,以及工信部发起成立的中国智慧城市发展促进工作联盟的副理事长单位,东蓝数码活跃在国内智慧城市建设的大潮中,已成为国内智慧城市建设的重要力量之一。

      贾红阳告诉记者,东蓝数码的合作伙伴分为四个层次:一是电信运营商,由他们提供基础设施的服务,地方政府也信任并愿意跟他们合作;二是那些拥有智慧城市解决方案的大型企业,如中软、东软、大唐、太极、东华、赛迪、航信等,地方政府对他们的信任度很高,与他们联手推进智慧城市,成功的概率更高,实施效果也更好;三是一些软硬件产品供应商,如IBM、HP、戴尔、浪潮、海康威视、大华等企业,主要合作点在产品层面;第四类合作伙伴是银行和投资机构。

      为什么要与银行和投资机构合作?

      这是因为,目前智慧城市建设需要大量资金投入,而当前许多地方政府存在资金短缺的现象,希望由企业来承担智慧城市建设的投资。因此,贾红阳提醒,智慧城市参与者一定要明确投资主体、投资额度和投资回报。要对项目进行分类,有些项目主要依靠政府投资,如智慧城市公共信息平台、公共数据库等;有些项目为运营类的,无需政府投资,只需政府提供相应的政策,如智慧旅游、在商场内的增值服务、公交Wi-Fi等;还有一些项目属于混合制,即前期政府有一定的投资,后期变成全面商业化的运营方式。

      “我们认为在国内智慧城市建设中,会有竞争,但主要还是合作。我们愿意与有意参与智慧城市建设的各类企业开展各种形式的合作。”贾红阳强调,“唯有合作才能实现共赢。”

      信息技术为支撑,数据为王

      智慧城市建设离不开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移动互联、GIS、BI等新型信息技术,它们以不同的方式和手段为政府和公众提供服务,如物联网可以实时监控并汇集数据,医疗行业汇总病患信息以方便远程诊疗,环保行业可监测排污与治理情况……可以说,智慧的政务、智能的水务、智慧的交通、智慧的环保、智慧的医疗、智慧的旅游、智慧的教育等等,都是智慧城市的重要组成部分。

      智慧城市的建设和实现,离不开各种信息技术,信息技术为智慧城市提供了坚实的支撑。同时,智慧城市运行的过程中还会产生海量的数据。目前由于智慧城市建设工作还只是刚刚起步,数据的作用还不是特别明显,但在未来几年内,随着智慧城市系统的持续运行,系统会积累大量的数据。这些数据有着巨大的商业价值,也是城市的巨大财富,为未来相关的智慧应用开发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和依据。贾红阳表示,未来智慧城市的一个很大的价值就是在服务过程中积累的这些数据,但数据要发挥价值,要求数据必须实时、完整、准确、有效,这也是要以系统实现互联互通为前提的。比如,目前的“航旅纵横”这个软件,对于经常乘飞机的人来说,是一款不错的、很实用的软件,可看作是智慧城市在航空交通方面的一个体现,其关键就在于它的数据是实时的、准确无误的。

      挑战与对策

      智慧城市涵盖面宽、投资额大、建设周期长,在建设和运营中不可避免地会遇到各种问题。贾红阳认为,其中最主要的问题有四个。

      一是政府服务意识需进一步加强。各地政府都开始关注智慧城市,并且也非常有意愿开展智慧城市建设,而智慧城市的重要功能之一是为民服务,因此要求政府工作人员有很强的服务意识。尽管政府已在关注民生,但只要有一个系统不能很好地服务民生就会大大影响到服务的效果,这也要求建设和维护系统的人有高度的服务意识。

      贾红阳认为,智慧城市的建设要以应用效益和服务效果为目标。比如,企业在推广智慧城市应用的过程中要让地方政府看到效益(可以是经济效益,也可以是社会效益,如医疗网络挂号大大方便了人们就诊,无线公交让人们在等候公交的时候上网学习或者娱乐),这样成功的概率会大大提高。

      二是政府部门之间的信息壁垒需进一步消除。在信息时代,数据的价值越来越大,但我国各城市目前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信息孤岛、数据共享的难题。这些问题单靠IT技术或者IT企业无法解决。IT企业作为智慧城市的建设方或运营方,应该与政府主要领导加强沟通,并建议政府成立智慧城市建设工作领导小组,且领导小组的组长由地方主要领导担任,以加大协调力度,并由政府办领导担任副组长,以便于执行落实到位,以最大限度地消除信息壁垒。只有将城市中所有相关的数据进行集中与共享,才能发挥数据的最大作用,才能为政府管理提供更好的决策支持,为公众提供更有效的服务。

      三是政府的参与度有待进一步提高。绝大多数地方政府缺乏智慧城市建设经验,在第一批试点时,部分地方政府参与度不高,将规划纲要、实施方案等的编写工作全交给合作企业,导致写出来的方案不符合实际情况,难以作为智慧城市建设的依据。在第二批城市试点时,许多城市加强了与合作企业的沟通,聘请了专业团队,结合当地的实际情况开展了全面细致的调研,在此基础上完成了适合当地政府的智慧城市顶层设计方案。

      四是建设资金需要多渠道筹措。当前,智慧城市建设完全依靠政府投资不切实际,完全依靠企业投入也不现实,需要多方努力共同解决。为解决智慧城市建设资金筹措,东蓝数码通过与国开行、招商银行、国开金融等机构合作,努力从金融机构筹集部分资金参与到智慧城市项目中,以化解智慧城市建设资金紧张的难题,目前已在部分区域取得实质性进展。

      虽然目前智慧城市建设资金紧张,但贾红阳仍然呼吁有条件的城市尽早启动智慧城市建设,“智慧城市建设是大势所趋,早晚都得建。既然早晚都要建,还是应该早建。早一天建设,可早一天享受到智慧城市的成果,还可吸引高新技术人才、聚集智慧产业链,同时相关建设成果和知识产权可对其他城市输出,有利于经济结构调整转型,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此外,还有可能从国家申请到智慧城市项目补贴。”

未来智慧城市建设规划

      东蓝数码在智慧城市建设领域主要集中在数据中心、信息资源中心、政务、水务、城管、地下管网、视频监控、交通、医疗、旅游等方面,其中最有特色的是信息资源中心、水务、城管、地下管网等,方案成熟且有大量成熟案例。东蓝数码已经将智慧城市建设与运营确立为公司的核心业务,希望通过不懈努力将自己打造成为中国一流的智慧城市运营商,为此已经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确立了公司在行业内的领先地位。目前公司收入主要来自智慧城市建设,但未来将主要来自智慧城市运营服务。 

      “对国内绝大多数城市来说,智慧城市建设还处于初级阶段,目前也遇到一些问题。”贾红阳说:“但我们依然看好智慧城市,我们将在智慧城市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我们有勇气、有信心承担中国智慧城市运营商这一角色,这是我们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