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城市2.0 从骨感到丰腴

发布日期:2015-07-14

      对任何事物的认识总是呈螺旋式上升,智慧城市也不例外。从媒体的角度看,智慧城市正在从1.0时代,上升为2.0时代。之所以有如此说法,一方面,解决方案提供商正在对之前智慧城市的建设经验进行沉淀;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全新的实践模式,解决方案提供商在实时地调整自己的角色定位。

      智慧城市1.0时代,骨感略多
  自2008年正式提出“智慧城市”一词以来,其曾经风光一时,但也曾经很骨感。应该说,在1.0时代,让我们看清了智慧城市的轮廓,而受设计思路、融资投资、运营模式等多方因素影响,部分项目也并没有实现预期建设目标。
  究其原因,也可以理解,多数IT企业和方案商依然沿用传统的业务模式和思路,拓展智慧城市市场。
  首先,“交钥匙”模式就值得反思。几年前,IT业内流行所谓“交钥匙”工程模式,但现在看来,依然按照交钥匙的标准去衡量智慧城市项目,只能使市场越来越骨感。后期运营交给谁?甩手给政府部门!显然这并不是政府的核心职能,还是应该由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
  其次,在传统IT思维中,非常强调项目的可复制,但恰恰智慧城市却是相当难以复制。在此前的智慧城市规划中,缺乏城市特色、产业特色,有“千城一面”的倾向。例如,有些物联网产业园、软件产业园、云计算产业园、云计算数据中心等项目,因为前期规划定位不清晰,开园后竞争力不强,遭遇招商困难,致使园区空壳化现象严重。
  第三,应用导向出现偏差。长期为政府和大型行业用户提供服务的IT企业和方案商,更习惯于B2B模式,但智慧城市有别于传统政府信息化建设,不仅服务于政府相关部门,更要为市民提供便利,这就是典型的B2B2C业务模式。以智慧交通为例,不仅要服务交通主管部门,更要服务普通市民。如果智慧交通系统能将市民出行拥堵时间,从一小时降到半小时,我们没有理由不使用这样的服务。
  当然,还有其他诸多原因,例如,一次性投资不足,导致项目存在先天性缺陷;政府各部门间信息还没有实现有效地互联互通,这些都成为阻碍智慧城市发展的原因。

      智慧城市2.0的时代,增了几分丰腴
  还有一点需要注意,在构建现代城市管理平台的过程中,势必通过政府职能与信息技术充分融合,解决医疗、交通、能源供给、社会保障等一系列社会管理服务问题。因此,只有能提供ICT整体解决方案的企业,未来才有机会进入和主导智慧城市市场。
  此外,在目前所处的智慧城市建设阶段,对解决方案提供商的要求已远远超出技术范畴,其需要建设者还必须具备良好的资本运作能力、运营管理能力,甚至创新的互联网+思维。只有将这些因素融入智慧城市,智慧城市才能越来越丰满。
  正是基于以上问题,业内众多厂商开始针对前一阶段智慧城市建设思路进行反思,可喜的是,我们已经看到一系列成体系的全新探索模式正在落地,而总结这些模式,我们认为,智慧城市已经进入2.0时代。

      PPP模式的探索
      2014年9月财政部下发《关于推广运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有关问题的通知》,PPP模式逐渐走进大众视野。简言之,所谓PPP模式,即一种政府和民营企业合作采取的一种资本合作的模式,为城镇化提供融资渠道。
  以银川模式为例,2014年2月20日,中兴通讯与银川签署合作共建智慧城市战略合作协议,双方联合注资成立合资公司,计划投资30亿元分三期建设 “智慧城市”。谈及融资问题,中兴通讯智慧城市产品线总经理刘丰表示,一方面中兴集团下属全资财务总公司可以提供一部分资金支持;另一方面,中兴通讯也在与国家开发银行等政策性、开放性银行,以及商业合作,解决智慧城市前期一次性投资大的问题。当然,引入社会资本,联合运行、联合提供服务,也是有效的途径之一。

      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与PPP模式相关,在智慧城市2.0时代,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接手相关智慧城市系统的运营管理。仍以智慧银川项目为例,在实际运作中,投资方、建设者与银川市政府联合成立智慧城市研究院,研究院为政府长期提供智慧城市的设计、规划、咨询、建设,以及整体服务运维。
  当然,谈及运维管理,有一点不能回避,所谓运维管理,前提是让市民将智慧城市系统用起来。智慧城市的前端入口可能是诸多APP,如何缔造出市民每天至少使用两次的超级APP,在顶层设计中,就必须考虑这一问题。
  在此方面,通过市民一卡通实现水电煤气、公交的统一缴费是最常见的做法。而在现阶段,解决方案供应商更希望通过对数据的深度挖掘,由企业对智慧城市的大数据进行运营,为政府提供更有效地增值服务。例如在宁波智慧城市项目中,市民无需再驾着车到处找停车位,他们只需要在“宁波通”智慧交通平台上一键预约即可。“宁波通”平台全面整合了公路、水路、铁路、民航等交通信息,打造公众出行一体化服务体系,而管理部门则可以实现交通整体调控,交通运行指挥与应急处置等应用。
  此外,在运营过程中,互联网原住民企业的竞争也不容忽视,以阿里巴巴、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均已进入智慧城市市场,互联网公司一贯的思维是:羊毛出在猪身上,狗来买单,其在市场营销方面确实有先发优势。在此方面,ICT厂商的优势是已经建立起相对完整的生态圈,可以通过合作伙伴能细致地掌握用户的需求。当然,既然未来智慧城市很可能按照B2B2C的模式进行推进,未来是互联网企业全面占领智慧城市入口,还是与ICT公司合作提供服务,都有未可知。

      纯“技术流”顶层设计是误区
      在顶层设计方面,此前普遍存在三大误区:重技术轻业务;重规划轻实现;重建设轻管理。其中很多纯“技术流”企业提出的顶层设计,更是误导了很多城市管理者。
  目前,一些率先转变理念的IT企业已经意识到,顶层设计不仅是个方法论,更可以说是智慧城市建设的价值观,只有基于“为城市发展市民体验而设计”的设计理念,智慧城市的顶层设计才不会走偏,智慧城市的福利也才能落到市民实处。
  同时,还有一点需要注意,智慧城市顶层设计一定是由政府“主导”。因为,政府决策者一定对城市的定位和发展有着清楚的认识,IT厂商在此方面的职责是,一方面提供咨询服务;另一方面就是要以技术的手段,协助政府决策者,将顶层构想落地在具体的信息系统中。”
  而在咨询服务方面,智慧城市2.0时代,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追求,战略管理规划、空间建设规划、经济发展规划,以及技术保障规划的“四规合一”的建设思路。这与智慧城市建设践行的“总体规划、统一建设”理念非常相近。
  以秦皇岛智慧城市建设为例,在一期建设中,智慧秦皇岛依托智慧城市云平台,按照“总体规划、分布实施、整合资源、重点突破、协同创新、实现共赢”的建设原则,从社会管理、民生服务、环境支持、产业发展四个方面来打造秦皇岛智慧城市。
  下一步,按照顶层设计规划思路,秦皇岛智慧城市二期项目将以“深化民生服务,落实信息惠民政策、探索新型城镇化道路”为主导思想继续落地。
  据悉,截至目前,已经有多个秦皇岛市属部门向智慧城市领导小组办公室提出业务建设需求,其中智慧社区、智慧安监、智慧环保等项目已启动前期工作。
  由此可见,智慧城市2.0时代,必须强化需求导向、目标驱动、数据融合、信息共享、业务协同,也许这些建设目标看起来千头万绪,看起来也必智慧城市1.0时代复杂很多,但只要建设者能调整角色定位,一定会有更多亲民、接地气的智慧城市项目出现在我们身边。

                                                                                                                                          【文章选自《商业伙伴》  张